文章

“2010年世博会大学生注册记者训练营”系列稿件(二)

(二)只是追求

                                                         文/孙超
   训练营正式开营。喜悦之余增加了几分压力。

聚光灯下,《复旦青年》的夏天怡主持了开营仪式。

闪光灯在摇摆,那光忙似乎让我看到了我们这些未来有可能成为传媒人的希望。

外事无小事,更何况这是一次对我们学生来说如此盛大的“聚会”,与来自全国的校媒佼佼者、《中国青年报》的总编、资深记者等见面,而我又是作为苏州地区乃至江苏苏南地区唯一的选手,外出代表的是学校的形象,来自各方的压力尽管很重,但是很愉快。

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天动地,在博大精深的天元文化熏陶下,我在训练营被梦菲姐、天赋哥、思思姐、还有……(原谅我没有把你们的名字记全)身上坚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折射出了强烈的敬业精神而感动。

《中国青年报》的总编辑陈小川老师说我们堪比“新闻奥斯卡奖”获得者,作为我们本身就是一种新闻,这重身份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份荣誉,更多的是一份责任和一份使命。

也许很多人活了一辈子也搞不明白到底怎么是对的,怎么是错的,就像我小时候很简单地就明白谁是好的一拨,谁是坏的一拨,而渐渐地我又不明白了。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我糊涂了,我妥协了。

我们不该这样,

追求真理,无所畏惧。

当我们每天都在为自己的排名、为自己的奖学金奋斗的时候,有否停下自己的野心,想过我在干什么。大学里的我们去争名夺利有用吗?你得到的那些对你以后很有用?作为一名有价值的人,是应该对社会充满责任感和关怀感,而不是只针对自我的提升。当然,增加自身的见识和文化修养是亟待需要的,然而这些不能成为破坏一只本该为大众利益热心的灵魂执着的借口。

做一份杂志,激情是必须的,但倘若没了动力,我们如何做下去,如何做的更好?

在大学里,娱乐休闲的杂志是活不下的,即使和同学们老师们的生活非常贴切,这也不可能成为他们认可我们的理由,也更不可能成为我们内心承认自我的因素。

那,我们该怎么办?

揭露,记录,记录,记录事实?

一切只是源于我们那颗追求追求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