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怀念的想象的,这一周的记忆

16日,苏州。坐上7:30146公交,恍然如梦地回过神来,一周已经过去了,生活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无八卦,不五组

借用校媒的一句话:无八卦,不校媒。文字五组的小盆友们,咱们就是以八卦掰出来的。小青姐说别的领队姐姐都说咱五组为啥这么神奇,可以这么团结这么有爱呢?临行前一晚,大家在1510彻夜闲聊时有人追忆说我们的团结是从豆腐皮开始的。不过那一次,貌似我和小青姐都坐在隔壁的桌子上。忘了在哪家吃的饭了,添菜的哥哥一直盯着我们桌子上的盘子,一盘豆腐皮结束就赶紧再上一盘豆腐皮。从那之后,我们五组就十几号人就一张桌子吃饭了,椅子不够就加,挤挤一团也是很high。每次吃饭都要服务员加水的复旦文艺小青年和可爱的白羊女,把生活演的和剧本一样让人艳羡的韩剧导演是个闷骚男,崇尚自由至上的科比童鞋,以后每每看到CCTV新闻联播就会想起的大叔,八卦导演是艺术团的林童鞋,起哄的惠伶和沫迪,绯闻主角君萍小妹子,快乐就会想起的思悦,猫步走得溜溜的馥玲姐,长得有点像睿睿的湾湾,比我还文静的亚靖,剪掉长发后帅气的晗冰,笑容无比灿烂的网恋高手小青姐姐……不要煽情,可是细枝末节还是让我有种哭的冲动。在曾经是偷渡圣地的红树林,在深圳书城的北区大台阶,在rbt的二楼拐角,在深圳体育馆的观众席,在二号车,在寰宇10楼的电梯前,在三楼的晚会现场……那些地点,有我们的身影,有我们的回忆。最初的梦想,明年我们相会吗?

 

印象

辗转三个城市:苏州、上海、深圳。

归来兮,走出苏州火车站,登上前往学校的快线2号,看着外面的景色,心情非常激动。第一个感触,苏州好热。好些天没有看天气,苏州的温度据说又攀升到39度左右了。两只风扇对着我吹,夜里还是被热得无法入眠,早晨顶着熊猫眼就出门了。撇开这点,大爱苏州。新闻联播讲兰州是适合人类栖息的地方,我说我偏爱苏州。整洁的路面,典雅的园林,时尚的圆融,休闲的金鸡湖畔,记忆快乐的摩天轮,小资的科文中心,甚至是“贵族”一般的高铁……两年生活,从最初的小小失望,我已经完全被熏陶。没有印象中的小桥流水和吴侬软语,可是城市还是别有一番风味。走在平江古街,也许物是人非,但倾听一曲小调,手捧一本喜欢的书,在猫的天空之城或者彼岸临窗而坐,喝一杯丝袜奶茶,安安静静,这样的生活让我神往。

不是很喜欢上海。这座城市太压抑。拥挤的地铁,巨大的人流,斤斤计较的市民,掩面想逃离的难闻气息……城市的历史是慢慢积累的。建于三十年代的古旧房屋,隐约残留着当年风韵,矗立在外滩。这里,曾有多少故事流传,这里,曾有多少遗憾发生,这里,又曾有多少疯狂举动上演?走马观花,匆匆逛过。到达虹桥火车站的时候惊叹:这里才是可以发生剧本里的故事的地方。上海火车站和上海火车南站都太仓促,没有可以驻足的地方。虹桥火车站和浦东国际机场很像,宽敞、现代。停留在上海的最后一站,比较满意。

去深圳的时候是硬座,T211的某节车厢,一片拥堵,载着一群怀揣梦想前往深圳的8090后。对面坐着的看似好几十岁的大叔级别的原来只是一92年的孩子,途径深圳到往香港实习。邻座的一90的少年说不可以对生活说不,要积极向上。初中毕业后混迹社会的孩子说要去富士康。在社会呆久了是不是都会显得比较成熟呢?在我的感觉里,深圳好像一座空城。火车站,地铁站,大街小巷……来深圳的人都藏到哪里去了?在面试答辩的时候说对于深圳的印象,现在想想好想抽当时的自己一下,脑袋想的到了嘴里咋就不一样了呢!其实,傍晚时分,临窗看晚霞和林立的高楼,发现在这个城市的归属感好难找寻,所以才会想家的温暖。为生活所迫,或者是追逐梦想,在这个城市寻得一席容身之处容易吗?腾讯某部门的经理回答记者问的时候说在这个城市留下青春,带走的是金钱和一身职业病。哪座城里奋斗的人不是这样的呢?

 

梦想和校媒

小橙改了一个状态各种才华,各种能力,各种健谈,各种开朗,各种灵活,各种高手。偏安一隅,我们永远不能发现外面世界的广阔。校媒人民很行,校媒人民很赞。十年之后,也许我也可以自豪地得瑟一下,现在的著名记者,曾经也是和我一起吃过饭喝过酒参加大运会记者选拔的哦。深圳之行,我越发觉得自己的渺小和知识能力的欠缺。还有苏青和其他学校媒体之间的差距。我要充电,苏青也是一样的。我们都要努力前进,才能看得到明天。

中青报的黄勇老师在给我们的培训上说女生选择记者这个职业更需要谨慎。大运会执行局的新闻官张荣刚说记者不仅要敬业更要专业。被表扬过,被批评过。无冕之王的称号如何才能当之无愧?曾经的我,渴望的是行走大江南北,记录点点滴滴的故事,挖掘细节的价值。我的生活忙碌着,可也正是这种忙碌让我幸福着,让我知道我还存在。深圳之行,我开始反思。每一天的匆忙行程,习惯在凌晨两三点中写完稿子舒服地睡几个小时,可是每一篇稿子出的那么仓促,写得那么不可以。沪宁高铁,《旅伴》。翻开发现里面居然有专题《深圳:三十而立》,文章的风格和类型都是我喜欢的。顿时心生感叹,要是在去深圳之前看到这本杂志该有多好,会激发不少灵感和思路。生活呀,要么在别处,要么在事后才发生。

 

 

时间会冲淡一切浮云。可我喜欢旅行的意义。如此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