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我打湖边走过……

本刊记者/孙超

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一个随兴所致的行者。

风景是多姿的,我总有出游的冲动。

找不到理由停下脚步,脑子里打转赏玩的只是一路的好风景,享受滑过指间的流水,迷醉稀疏的泛着朦胧太阳色的灯光……记忆里这些是美妙神奇的。

许久没有出游,领略一下自然的风景也是别有情趣,甚至是震撼的。

合肥的包公祠、消遥津,象山的海岛,河姆渡的古文明遗迹,五龙潭的碧潭……只是眼前的风景,全然当作是玩乐,愉悦了身心,但迸发不出犹如诗人一般的写意。

美丽的东钱湖,此时此刻,我那么的临近,我的心跳有一刻都要静止下来了,它怎么会是小小包河公园里的窄河或者是略显小家子气的日湖、月湖可比拟的呢?全身的细胞迅速兴奋,膨胀,然后蔓延,我要记下这无可比拟的心动。

那些偶有的灵性感动,是值得细细体味的。在记忆里抽出感动,在感动中书写优美篇章。

四周群山环抱,群峰迭翠。湖中碧水清澈,微波荡漾。湖岸曲折多湾,旷幽有序。处处湖山辉映,洲屿染岸。山如翠屏环抱着水,水如明镜映衬着山,山水相映,合成绝配。山峦曲线起伏柔和,水面波纹温柔娴静,很有点中国园林的情趣。一条不太宽阔但很平整起伏的沥青水泥路穿过湖中直达彼岸山脚之下。道路两傍湖边种着二排柳树,还种了几排不知名的树木,树叶苍翠碧绿,笫一感觉非常惬意。

夕阳洒落在山尖,流连忘返的我们还是需要返回。虽说是蜻蜓点水,浮光掠影,但东钱湖的质朴、自然、清雅、柔润则留给我非常鲜明的印像。处处体现着真山真水,处处流露出自然生态,处处洋溢着清丽温馨。只要身临其境,你就不难理解元代诗人袁士元在亲游东钱湖之后,何以发出“天然景物谁能状,千古诗人永不休”的感叹了,也才能真正领略到诗人感叹背后的那种心境。

自然,造就了东钱湖这一方旅游胜地;人文,赋予了东钱湖这一方山水生机。东钱湖没有西湖的妩媚娇柔和卓越风姿,也没有太湖的浩淼壮阔和气势恢弘。东钱湖就像一位出落得水灵灵的,并且带有几分小家碧玉气质的村姑,一举手,一投足,处处流露出质朴、清丽和鲜活。那随意挽起的发髻,那随意插在发间的野花,都质朴得恰到好处,无可挑剔。亲近东钱湖,享受触手可及的惬意…… 不由我带着你的悠然之心,面对你敞开的怀抱,深情地喊一声:“你好,东钱湖!”

华灯初上时,回到住处,主人端上肥美的虾、蟹和家乡的饭莱,我们同醉在红艳艳的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