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与文学有缘,与苏青有缘

      /车渡子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苏大青年》创刊至今,已经走过四个春秋,已然跨入第五个年头。应编辑部孙超之约,特为此文。既叙自我故事,也贺苏青庆典。

——题记

23期《苏大青年》刊登《游灵岩记》,客观上我也获得了普遍意义上的读者,颇感欣慰。至于文章的署名“本刊特约作者**”,是我所没有想到的。特约,其实真的称不上,我只是“写写文章的人”;在苏青上发文,可以说是一种机遇也是一种缘份。记得在耦园遇到李衍德老先生时,他说:“很多时候,人是需要机遇和条件的。”如今想来,的确蕴意深刻,毕竟这是李老七十余年人生的经验或是感悟。

文学是相互了解和沟通彼此的可靠途径。我拙于言辞,当有感情无处可倾诉时,我总会求助于纸笔,故而也就积存了一些称不上文章的文章,不过是荒唐无畏之言罢了。文学是林间的一条小道,一条宁静的小道。而我,正是喜欢那一份宁静。所以,我的文章也就只能收在集子,只待百无聊赖时翻出来重温,重温逝去的时间,重温逝去的生命。

说真的,不怕读者诸君笑话,我,与文学有缘,与苏青有缘。《苏大青年》创刊于2005年,至今已走过了四个春秋,这是一种因;我通过写文章来倾诉、抒发写什么,也是某种因;而苏青刊登我的文章,则是前者的果。至于这其中的缘,容我慢慢道来。

前不久,孙超跟我提起写有关平江路的文章,我欣然答应。为了有内容可写,我特地找朋友同我去走平江路、游耦园。在耦园,我遇到了正在指导研究生作论文的李老。随后发了三篇文章(《平江行》《游耦园记》《游灵岩记》)给孙超。时隔不久告知我说用了《游灵岩记》。当时我就有些担心,因为这篇是用文言写的,拿到第23期《苏大青年》,翻看《游灵岩记》,错字不少,是我的疏忽,深感惭愧。

到这里我的苏青故事也该画上句号了。其实也称不上是故事,只不过是借助于文字的胡诌罢了。此外,愿借此机会对苏青提个小小的意见:苏青的宣传(称为简介或许更合适)做得很详细,也很周到,印象最深的是“用心真诚对待,用笔真实记录”、“千言散文,尽显迤逦性情,博古通今,挥得三千豪迈”和“展苏大学子风采,扬青年蓬勃意气”,建议把这三句话恰到好处地印在刊头或是扉页上,相信会吸引更多的读者,赢得更多的掌声。

最后,在苏青五周年庆典即将来临之际,预祝庆典活动取得圆满成功,也祝《苏大青年》在将来的日子里越办越好!(校对/费南)

 

作者简介:

原名陈斌,苏州大学文学院07级汉语言文学师范班学生。2008年,接受本刊邀请成为本刊特约作者。为本刊撰写游记等文章,并且为本杂志社篆刻了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