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苏青的明天

                                                         组稿/宋蓉蓉

细细数来,从20089月《苏青》招新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在《苏青》编辑部里,这些新成员被亲切地称为“小朋友”。半年来,这群刚从高中毕业踏入大学仍带着青涩的小记者们已经渐渐成长起来了……

崔冬梅 ——美编

半年了,从最初的憧憬到激情的慢慢淡化,唯一还在坚持的,是对杂志的追求。

记得去年夏天的自己,记得阶梯教室里进行的笔试和面试,甚至还能回忆出那些提过的问题答过的答案,似乎,一切的一切恍如昨天。

加入《苏大青年》这个团体,源于自己对文字执着的情结。

第一次看到这本杂志,听着学姐的介绍,思绪也不禁渐渐飘远,想象着有一天自己的名字,自己的文章,会安静地悠悠地笑着,藏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

第一次的全体会议,天公不作美,我徒步前往,充满期待。

第一次的任务,是写江南才女沈祖棻,资料打印了整整一打。

第一次的排版,从图书馆辗转机房,几个下午的付出,换来的是重新再做的建议。

第一次的聚餐,与栏目里的三个人和学姐们大谈特谈。

第一个假期,看学长整理的东西,跑书店找灵感,自己练习。

……

第一次的开始,半年时光的洗礼,成长的历程,一步步走来,希望和失望并肩,喜悦与忧伤牵手。稿子赶得紧的时候,责问自己为什么要搞得这么累;任务完成的时候的小心翼翼的等待,是进一步的修改还是可以过关;杂志出来的时候,迫不及待地翻开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找瑕疵,找优点……

这样的一个团体,我,可能了解的还是欠缺了些什么。我们,好像还是有点陌生。希望,会有一种家的感觉,会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奋斗、一起分享、一起成长,坚持着走下去,张扬着我们的青春,让亲切的文字带着我们挚诚飞扬。

吴光裕——“听雨小筑”

第一次见到《苏青》还是在军训的时候,在林林总总的报纸、广告宣传纸中我发现了她。那时候,《苏大青年》是那一堆纸制品中惟一一份有花花绿绿封面的“消遣品”——请恕我当时把她当作“消遣品”,因此她自然更加吸引我的目光,多于普通报纸的纸张也让我更有想去翻阅的欲望。翻阅才开始了解,翻阅才会认识到这是一本会谈及《色戒》的大胆的杂志,这是一本会谈及电影、小说、音乐、体育等多方面的杂志,这是一本不会让人感到枯燥的杂志。或许就是因为当时对于她的良好印象,才会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苏青的笔试,毫不犹豫地想成为苏青的一员。

她确实是可以让我伸展拳脚的地方,看电影,听音乐,读书,偶尔抒发感想,没有太多约束,轻松而又自由。

我如愿进入“听雨小筑”板块,跟着张梦妍学姐一起把这个板块,这本杂志“做大做强”。在苏青的一个学期,我看了《罗生门》,了解了三四十年代的上海,听过了周璇,浅识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接触了一些之前从未听说过的东西。同僚之间的相处模式并不刻板,老大不会对我们一帮小的耳提面命,编前会会拉大家到食堂讨论讨论,每人提个选题——只是在开会当时提选题,不要预先提交,编前没有压力。开会讨论过程中,老大会不时岔开话题,拿请客吃饭这类的话来激励士气,其实最垂涎三尺的还是老大自己。讨论的过程很快乐,看着老大多变的表情也会很无语,很温馨,很快乐。

写稿的时间是宽松的,书写的话题是严肃的,对文字的要求是华丽的,尽管开始的时候还是不能很好地驾驭,但总会越写越顺畅。交完稿总会得到老大的鼓励,“这次写得比上次好”之类的,也有改进意见。与老大的相处是快乐的,老大对于我的诸多“无理要求”甚是纵容迁就,老大在重病期间还牵挂着《苏大青年》的成长,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头领”。

还是那个形容词,快乐!在苏青的日子很快乐,看电影听歌的日子很快乐,跟老大同僚们同混的日子很快乐,希望一直很快乐。

张格——“苏大青年”

我加入《苏大青年》其实是很偶然的。因为刚来学校事情并不是很多,所以到处去参加各个社团的招新,最后我选择了《苏青》而它也选择了我,套用范伟的话来说“缘分呐”。

这也许就是天意吧。自己在别的地方不能体会的东西在这里可以去体会,没有干过的事在这里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做。进入《苏青》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去采访,我当时真的很兴奋,因为自己从来没有采访过别人,也没有写过像报道之类的文章。第一次总是觉得很新鲜,也很有趣,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甚至有时候做梦都在想自己的采访会有多么成功。还记得那次采访的是医学部的杨柳学姐,采访前我做了很多准备,想了很多问题,但是临采访了才发现自己居然脑子空空的,什么也问不出来。幸好杨柳学姐很健谈,我总算能够顺利完成了自己的采访。此后我渐渐喜欢上了采访,因为可以去体味另一种人生,分享另一种喜怒哀乐。

第一次写采访稿很是让我手忙脚乱,觉得自己的词语真的很匮乏,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组织所有的材料,完全像是在记流水账。虽然自己的文章最终没能在杂志上发表,但是依然很满足,责编后来发给我一篇修改过的文章,对照自己所写的,我觉得学到了很多。

细细数来,我在《苏青》也快一年了,这些日子是充实的,大家也许很累,但依然充满热情。每一次成功地完成任务后绽放在脸上的笑容最让人难忘,也是最大的欣慰。苏青可以成为自己的家,一个温暖而又充实的家,只要你是其中的一员。

陈燕炼——“体育社区”

不知不觉的,加入《苏青》已经半年了。回想当初,刚踏入大学校园的那个稚嫩的自己,对大学生活一无所知,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加入了许许多多的社团。然而,经过一个学期的洗礼,我成长起来了,对社团以及大学的各个方面都已经有所了解,也陆陆续续地退出了各种社团,但却一直留在《苏青》。我无法用长篇大论来表达我留下的理由,我只知道,在“体育社区”,在《苏大青年》,我,过得很快乐。

在我对自己的专业仍感到迷惘时,我确定我选择进入《苏青》是明智的。在《苏青》,我学会了平时上课和日常生活学不到的东西,体会到了一些其他社团所缺乏的东西。现在仍记得第一次去参加栏目会议的情形,记得第一次去采访时的手足无措,记得第一次发杂志的经历,更难忘聚餐时的兴奋,难忘苏青在一期的运动场搞活动时的快乐……

由于酷爱体育,所以看体育赛事、新闻或相关评论成了我平时最常干的事。虽然平时看得很多,但是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写一些有关体育的文章,不过进入大学之后,更确切地说,是成为《苏青》体育社区的一员之后,我才认识到要写好一篇体育类的文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在这里,我学会了通过文字来表达自己对体坛的看法;在这里,我知道了一篇体育新闻是如何写出来的;在这里,我受益匪浅……在我们栏目里,大家相处得很融洽,每次的讨论都很轻松、愉快,而我们的老大——刘隽颖学姐也对我们很好。或许,现在在这里所掌握的东西用处不大,但我相信这将会是我未来一笔宝贵的财富。

不管命运把我带到哪里,我都知道,我曾在《苏青》成长过,在《苏青》快乐过。

 

是啊,在《苏青》我们一起成长,一起忙碌一起快乐。我们收获友谊、收获能力、收获成功。看着《苏青》在成长我们很满足。(校对/倪小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