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华丽的旅程

                                    /张滢

(作者系《苏大青年》第四任主编)

四年前那个夏夜的凉风仿佛还在耳边唱着歌。

结束了东导在东区的新成员见面会,我匆忙地骑着单车往苏青的面试地点——本部二食堂三楼赶去。当晚的点点滴滴至今仍顽固地霸占在我脑海里,因为那是我在苏青走过的一段华丽的旅程的开始。

当我背上行囊,正式踏上这旅程后才发觉,这段旅程并不似想象中那般美妙与顺畅,风雨、险崖、荆棘无处不在。当年的苏青只是个蹒跚学步的孩童,磕磕绊绊中逐渐成长。而我,也是在风雨的冲刷下,泥泞的磕绊中一路走来。不止一次有过中途止步的念头,但心底里那份对苏青的热爱与不舍一次次将我说服。于是我坚持着走了下来,见证并参与了苏青的成长,同时也体会着自己的改变。

庆幸在这旅程中我不是孤身一人,而是与许多伙伴同行。大家怀着一个共同的信念,一路并肩向前,沿途洒下各自的欢笑与汗水。为了苏青这个孩子,谁没有过夜深人静的时候还面对电脑绞尽脑汁的经历?记忆中我们的编前会总是伴着一股饭菜的味道,因为学校食堂是我们活动的主要场所。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室,我们依然快乐。好在,孩子成长的速度很快。不管是文字还是排版,都已经过几番变换,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封面也几经修改,从最初的风景变为现在的人物,更进一步切合“青年”这一主旋律。

而今,转眼孩子已经五岁了,而我也即将踏出苏大校门,加入社会的洪流。不经意间回首,孩子总是露出灿烂的笑脸。

庆幸以后的回忆里,曾经有过这样一段风雨艰辛却华丽无比的旅程。

 

方莉(《苏大青年》责任编辑):不记得当时为什么会看刘小枫的《沉重的肉身》,只记得越看越生气,当看到将萨比娜和薇娥丽卡两人的大床联系起来时,忍无可忍把书合上了,觉得自己和书、电影建立起的私人关系完全被他破坏了。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做着这样的事,还做了整整两年。

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想明白自己做听语小筑的意义,写着一些有时在自己看来都是垃圾的东西,也许随手就被别人扔了……后来终于明白,我坚持写着是因为我为自己而写着,听语小筑是我情绪的出口,借着别人的故事在文字里扮演或是歇斯底里或是孤独或是平静的角色。从最初仅凭着一腔热情到最后为自己而写着,我度过大学的两年时光。在若有若无之间,听语小筑装饰了我的生活甚至是心情。

 

刘轶(《苏大青年》第五届副主编):在《苏大青年》的日子里,做着自己感兴趣的事,我过得很充实。两年的时间,结识了许多好朋友,我们大家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这段经历将是我一生的财富。祝《苏大青年》越办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