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我和《苏大青年》一起成长

/周晨

(作者系《苏大青年》第二届副主编)

时间已经是2009年的1月,寒风中,由南京驶来的D421准点在苏州站停靠,我走出了检票口,外面的火车站已经变了——不再是我四年前来的样子了。其实,我也不是四年前的我了。坐着公交车来到苏州大学东校区,一切还是那么的亲切。来到东区的教育超市,那里不是《苏大青年》曾经招新的地方吗?仿佛觉得那些桌桌椅椅还都放在那里,香樟树上似乎还靠着我们招新的海报,历历如昨。在东区的林荫道上走着,想着,想起孙超说的话,今年是苏青五周年的纪念了,学长还是写点东西吧。

四年前初秋的一天,我也是误打误撞地进了苏青,因为以前排过的小版,所以就被招来做美编。四年前苏青是第一次采用publisher,可是四年后我看到的排版还是采用这个软件,既高兴又失望,难道这是怀旧么。

一遍遍地排,否定后继续排,不知道那个时侯怎么这么单纯,就是把苏青当作自己的一份事业来做,一定要到至善(现在东大读研,校训就是止于至善,这莫非是冥冥……)。

苏青让我认识了好多朋友,那个时候苏青成员来自各个学院,文学院的比例没有现在这么高。

陈康、孙林美、余飞、仲鑫都是我的上届。上摄影课的时候,还是孙林美学姐借我的摄影书籍。记得陈康当时还说苏青社团里面有单项奖的名额想给我,虽然后来我因为在已经拿了一等了,把这个单项奖让给了别的同学,但是我心里还是暖暖的,只要勤勤恳恳,苏青总是会想到你的。大四确定保送东大之后,一阵无聊,也小小地加入了找工作的行列。其中投的一份简历是一个叫伯乐的猎头公司,记得有一次午睡,突然被电话吵醒,说是伯乐的电话面试,要我用英文介绍一下自己。真的是没有睡醒,最最主要的是不在乎这样的公司,就说不想介绍了。可是后来余飞学长,打电话过来问我怎么就不回答他们的提问呢,差点就要被删了,不过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下周来金融大厦11楼面试吧。我当时真是汗颜,其实我真的是玩玩的,没有想到余飞学长还真的这么关心我。后来我去面试了,一面二面。最后其实我是很不好意思的,录取了都没去。哎,对不起学长啊。

徐丽娜、王雪和李峰他们都是我们一届的。在苏青里面最最开心的,除了工作之外,就是跟徐同学斗嘴。小徐自称为“有责任心的知识分子”,她总是说我太功利,除了教科书之外什么都不看(事实上我是除了教科书中老师划出来的重点,此外的什么都不看的)。后来邀请她参加我们第十届全国大学生“挑战杯”的团队,在这个项目中,小徐总是以严谨的作风,和我这样一个浮躁的人做最最坚决的斗争。由于大家的努力,我们团队在南开的决赛中得了全国二等奖;王雪说要申请出国的,前几天还帮她看了一下她的申请,写得挺不错的,但愿她能如愿;李峰的腰还是没有好,都好多时间了,真是揪心啊。这几天还是在养病,他当主编的时候,担子是最重的,他也是最负责的,最后实在是因为伤病才离开了我们大家一起开创的苏青。

大四,我离开了《苏大青年》。那个时候真的好伤感,大四,我也要大四了。难道我真的要离开苏青,也离开苏大吗?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生活啊……当时都不敢想。

后来去南洋理工大学作交换生的时候,也看到了国外学生办的杂志,的确,他们从各个方面都比苏青要好,但是我内心深处,苏青却永远占据着第一的位置,因为我和苏青一起成长。

再后来就到了东大读研,进了校研会的学术部,从事的还是排版设计,仿佛我还是在苏青。秋后的一个下午,孙超的QQ提醒了我,苏青快五岁了。算来我也已经研一了,大学四年和研究一年,正好也是五岁,看来苏青真的和我一起成长的。

人真的是怀旧的,放假从南京回来,我第一站不是家,而是苏州大学。我最最美好的大学四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有学长学姐还在这里读研的,有同届留校保送本校的,还有没有毕业的学弟学妹们,更有关心照顾我的老师们,还有一份和我一起成长的《苏大青年》。(校对/刘常随)